中国古桥,有多美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↑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





印象里的古代中国


有粉墙黛瓦


有飞檐翘角


还有撑着油纸伞的姑娘


走过弯弯小桥


······




那座桥


或临水梳妆、波光生艳


(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古城的凤凰虹桥,摄影师@沈欣洪)





或长虹饮涧、分外妖娆


(请横屏观看,杭州西湖锦带桥,摄影师@胡寒)





在这片古老而苍劲的大地上


这些古桥


如同“长虹”“玉带”“新月”


在粼粼水光的倒映中


撼动千千万万人的心


(中国现存主要古桥分布,制图@陈志浩/星球研究所)





桥不仅存在于现实生活中


帮助人们欢聚、交流


更构成了一个令人神往的


诗意世界


那里有一点遐思


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


(诗句出自卞之琳《断章》,下图为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呈坎镇的石桥,摄影师@王昆远)





有一种凄婉


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”


(诗句出自马致远《天净沙·秋思》,下图为杭州西湖压堤桥,摄影师@非渔)





也有一丝爱意


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”


(诗句出自秦观《鹊桥仙·纤云弄巧》,下图为云南丽江石桥,摄影师@刘珠明)





在这古桥烟雨中


似水的柔情


滋润着中国人的精神世界


就让我们一起来探寻


古桥身上所拥有的


极致之美




01


古桥渊源




桥的本质在于连接


作为一条“空中之路”


沟通两岸


便是它的使命


(浙江嘉兴乌镇的古桥,摄影师@李力群)





为此


桥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下


呈现出千变万化的模样




在中国西南地区


深谷遍布、激流如箭


两岸之间相连的绳索、铁索


便成为过河的最佳选择




过桥之人


凌空滑行、命悬一索


这便是索桥


(怒江上的单索溜索,位于云南怒江族自治州泸水县六库村附近,摄影师@芮京)





而在水流稍缓之处


人们尝试将舟船


相互连接,直通两岸


以水的浮力作为支撑


是为浮桥


(广东潮州广济桥,始建于公元1171年的南宋,最初为浮桥,如今集梁桥及浮桥于一体,浮桥部分可以开启,用于通行大型船舶,下图为浮桥部分的拼接现场,摄影师@林宇先)





在没有钢筋水泥的时代


即使面对长江、黄河这样


在中国数一数二的超级大河


浮桥也能攻坚克难


直教天堑变通途


(历史上长江、黄河部分古浮桥分布图,现今已经不存,制图@陈志浩/星球研究所)





从广阔的水面、极深的河道


到了小河小溪


桥的形态也随之变化


在浮桥和索桥之外


更多的桥以横梁作为主要承重结构


有的独木成桥


有的架石为渡


是为梁桥


苏州天平山的石桥,摄影师@赵永清)





相较坚硬的石材


便于加工的木材


成为古人营建梁桥的首选材料


他们以榫卯连接起“梁”与“柱”


是为木梁木柱桥




有的桥以垂直的木柱


支撑桥身


掩映山林之中


(贵州黎平县肇兴乡堂安侗寨守寨桥,摄影师@陈俊宇)





有的桥以斜向的木柱


支撑桥身


桥上点点灯火


照亮宁静的乡舍


(请横屏观看,浙江丽水宏济桥,始建于明代,桥下为X型的支撑,摄影师@卢文)





然而


木置水中日久必朽


古人以更为耐久的石材


代替木材制作桥墩


是为石墩木梁桥




随着铁器时代的到来


古人运用铁器和石材


成功“解锁”了桩基技术


让桥梁像树木生根一样


牢牢抓地


(运用了桩基技术的石墩木梁桥示意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



而石墩木梁桥的石墩


面对水流的冲刷


发展出船型的桥墩


以其尖锐的迎水面


削弱水流的冲击力


使桥墩更加稳固


(江西婺源彩虹桥,始建于南宋,在今年遭遇洪水,部分受损,摄影师@王毅)





在稳固的石墩、石岸之上


古人尝试将木材


层层叠置挑出


类似伸出的臂膀


使木梁桥的跨越能力大为增加


创造出跨度更大的


伸臂梁桥




有的两岸相远


中间以桥墩支撑


桥墩两侧同时“伸臂”


形似巨型斗拱


以“微薄之躯”承接住偌大的桥身


(福建连城云龙桥,修建于清代,摄影师@刘艳晖)





有的两岸相近


中间不设桥墩


两岸相向“伸臂”


或平直展开


(甘肃省康县平洛镇团庄村龙凤桥,摄影师@吴卫平)





或斜向展开


(甘肃文县石坊乡石坊村合作化桥,摄影师@吴卫平)





除了“伸臂”之外


斜向撑架


也能支撑桥身


飞架两岸


(湖北利川市毛坝乡花板村永顺桥,摄影师@吴卫平)





在我国木结构桥梁中


还有一种独特的类型


它由多个木构件


紧密地交织在一起


纵横相贯


是为木拱桥


(木拱桥结构示意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



20世纪70年代之前


人们曾经断定


这种营造技艺已经失传


只有在《清明上河图》中


留下的身影可以供人凭吊


然而事实上


木拱桥依然活跃在这片土地上


(浙江省丽水市庆元县举水乡白云桥,始建于明代,摄影师@吴卫平)





浙江泰顺三条桥


福建古田公心桥


甘肃渭源灞陵桥等


都是木拱桥“家族”中的一员


(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后垄村古桥,为木拱桥,摄影师@林祖贤)





这些桥的受力结构与施工技艺


与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汴水虹桥


一脉相承


浙江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章坑村,摄影师@吴卫平)





从木梁木柱桥


石墩木梁桥


到伸臂梁桥、木拱桥


木桥的形态如此绚烂多姿


但是限于木材的材料特性


其受力结构已经走到了演化的尽头


再难发展




与此同时


石桥


也随着古桥迭代演进的浪潮


也逐渐走上了崛起之路


与木桥一起引领风骚数千年




02


石桥烟雨




在木结构桥梁遍地开花的同时


原先石墩木梁桥中的木梁


也被替换为石梁


是为石墩石梁桥




石梁桥常常笔直而建


便于施工


在天光水镜之间


如一线长龙


分隔天地


(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的石桥,摄影师@赵永清)





也有曲折多变的石梁桥


点缀游赏之处


别有妙趣


(雪后的上海豫园九曲桥,摄影师@石天金)





为了下方过船


古人将石梁桥中段架高


抬升桥面以保通航


(杭州西湖玉带桥,摄影师@胡寒)





全面使用石材的石梁桥


凭借古人的智慧与技艺


在施工技术以及长度等方面


都达到了新的高度




中国现存最早的跨海大桥


洛阳桥


也是石梁桥


它的特别之处在于


施工技术




古人将桥墩搭建完成之后


在水下基石上养殖牡蛎


以牡蛎所分泌的胶状体液


将石块粘合在一起


以维持桥基之牢固


为全球首创


(福建泉州洛阳桥,始建于北宋,摄影师@雾雨川)





还有


中国现存最长的古代桥梁


安平桥


也是石梁桥




其2255米的桥身


是洛阳桥的2.25倍


被古人赞誉为


“天下无桥长此桥”




因桥过长


古人在造桥之初


特意在桥上建有5座亭子


以供行人歇脚


正所谓


“白玉长堤路,乌篷小画船”


(福建泉州安平桥,始建于南宋,摄影师@姜青芳)





然而


在长时间的现实考验之下


古人逐渐发现


横平竖直的石墩石梁桥


一般从横梁中间开始损坏


便以圆拱代替石梁


将垂直的压力转化为侧推力


减少折断


是为石拱桥


(圆拱受力分析,制图@陈随